当前位置: 红河/ 图说红河
哈尼奕车“姑娘节” 以爱的名义狂欢
2015-05-25 15:46:15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多依树下的恋情

  今年5月20日,对于居住在红河县大羊街、浪堤、车古等乡镇的哈尼族支系奕车人来说是个好日子,这个每年农历四月的第一个属猴日,是奕车人独有的象征爱情的“仰阿娜”,外界称“姑娘节”。而今年的“姑娘节”又巧遇被社会上广泛认同的“我爱你”的谐音日子——“5·20”,使得这天,让更多人觉得情意浓浓。于是,这天,在该县奕车人居住数量占70%的大羊街乡,又一次沸腾了。

  听说奕车人的这个“姑娘节”的活动内容很丰富,不想错过任何一个活动内容的我们,便在节日前一天就来到大羊街乡“安营扎寨”。第2天早上6点20分,将各种采访器材装入行囊准备妥当后,我们乘车盘旋而上,去距乡政府驻地几公里的那个奕车人“姑娘节”的神圣之地——孟子红都山,我们向往的地方。

  糯香幽幽敬爱神

  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

  当我们来到孟子红都山腰这个多依树遮天蔽日的祭祀地点时,当地通南上寨的奕车老人李红见已经在那棵大树下虔诚地跪拜了,用多依树叶折成祭祀器皿,分别往各个特制的“器皿”里添上茶、酒和糯米饭,祈求山神保佑奕车村寨、奕车子孙安康,来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祈求奕车青年爱情和美,找到幸福之人;祈求中老年人夫妻情诚意长、长命百岁、幸福安康。

  黎明前飘洒了一阵细雨后,郁郁葱葱的孟子红都山清爽怡人。

  李红见在幽幽糯香中完成了祭祀仪式,老人说,他和儿子清晨6点多就烹饪好上山祭祀的饭菜了。

  尽管准备的菜肴很多,但记者注意到,祭祀时,李红见并没有全都摆上祭台。

  李红见说:“这是给一会儿来祭祀的人们准备的,也招待你们这样的远方来客。”

  为爱狂欢“仰阿娜”

  神树下的沉寂很快就被一群穿戴很传统的老人打破了。

  他们来自那个叫通底上寨的奕车人村庄,不仅带来了丰富的菜肴,还带来了唢呐、木鼓、铜锣等乐器。水酒、菜肴摆好,大家便一边歌唱,一边喝酒。李红见也加入到他们当中。

  74岁的白嘎斗老人边敲铜锣,边用很快的语速在唱念着什么,其鹤发童颜,非常开心。

  原来,老人用哈尼族语言在唱欢迎五湖四海的人们参加“仰阿娜”。

  63岁的白走厚老人在喧天的鼓乐声中踩着鼓点,在多依树下跳起舞来,身姿时而滑稽,时而刚劲,时而民族味浓,时而又像年轻人的街舞……很快把来自州内外的各路摄影爱好者的“长枪短炮”往他身上聚焦。日渐中午,成千上万穿着传统民族服饰的奕车男女老幼开始从四面八方乘坐汽车、摩托车,风尘仆仆地向这里聚集。

  这是节日的孟子红都神山释放出的强大精神“磁场”,把大羊街、浪堤、车古3个乡镇的奕车儿女聚集在一起,也吸引来了天南地北对奕车“姑娘节”充满好奇的人们。

  上午11点30分,当我们登上孟子红都山开阔的山顶时,现场气氛早已被欢乐的奕车鼓舞引爆了。

  一支又一支自行组织的表演队登上这个圆圆的、铺满松叶的大舞台,你方唱罢我登场,男女老幼一起狂欢,那粗狂而又豪迈奔放的舞姿,既释放了奕车人对生活的热情与活力,又表现了对幸福生活的向往。

  当然,这也是所有人的舞台,只要你愿意,无论你是哪个民族,无论你来自哪里,都可以融入这个欢乐的天地,跳到心醉。你瞧,与奕车人杂居的彝族同胞也特意来祝贺,跳起了欢快的乐作舞,为“仰阿娜”增添了一道风景,唱出了民族大团结的颂歌。

  尽管每个民族风俗各异,但人们对爱情、幸福生活的向往和追求都是一样的。在我们熟知的爱情传说经典中,汉族有“梁山伯与祝英台”,彝族支系撒尼人有“阿诗玛”,傣族有“孔雀公主”……而据介绍,奕车人的“仰阿娜”也是源自奕车青年男女反抗包办婚姻,追求自主婚姻,永结同心的凄美传说。奕车人世世代代以这样的精神而自豪,以姑娘节的形式来纪念,以真爱的名义来狂欢。

  一个多小时后,欢乐的旋风又从山顶涌到山腰活动主场。

  根据当地奕车协会的活动安排,“姑娘节”的表演有一个主场、6个节目。事实上,这些安排都不能满足人们的需要。主场周边很快被4个互动的“舞圈”包围。人们继续欢乐地跳舞,很多观众都变成了演员。

  多依树下庇新俗

  玩累了,跳乏了……

  当狂欢的人们经不住火辣辣的太阳炙烤的时候,那多依神树下便是最好的庇护之所,厚厚的落叶,坐上去很舒服。

  祭台前那两棵百年多依树间拴了红线,不管是本地人还是游客,都要到这里来摸一摸。

  奕车协会的工作人员介绍,“仰阿娜”传说的“然扎”(英俊小伙)勇沙和咪扎(美丽少女)沙秋反抗包办婚姻,双双逃到孟子红都山,在这里安家。后来,他们消失了。几年后,这里长出了两棵多依树。人们确信,这两棵并肩而立、千百年不倒的多依树就是他们的化身。

  当地人认为,谈情说爱的恋人只要到这两棵树下来,捋一捋红线,爱情就会永固。

  既是该活动的工作人员,又是我们的导游的大羊街乡文化站站长杨学伟说:“很多年前,奕车人中还有订娃娃亲的旧俗。后来,娃娃们长大了,有的读书走出了深山,有的打工去了外地,都有了自己的世界,娃娃亲就不算数了。”

  门当户对的娃娃亲旧俗不在了,客观上是人们在外面见识多了;而主观上,是不是这两棵爱情神树给了他们启示呢?

    红河日报(张洪科 普文剑)

 

责任编辑: 王琳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